咨询热线:

151-2717-5388

0311-87628007

律师介绍

刘新勇律师                            石家庄律师刘新... 详细>>

在线咨询

联系我们

律师姓名:刘新勇律师

电话号码:0311-87628007

手机号码:15127175388

邮箱地址:sjzlawyerliu@163.com

执业证号:11301201610421394

执业律所:河北三和时代律师事务所

联系地址:石家庄市桥西区工农路386号(友谊大街与工农路交叉口东行200米路南)。

律师文集

石家庄律师普法|醉酒杀人负刑责

石家庄律师 15127175388

秋风到了,山野变得五颜六色。每当山野变成了五花山,就意味着又迎来了一个丰收的年景。

长白山区罗通山下一个偏远的小村里,人们正忙着从田里向家里运粮。种了一春,忙了一夏,到了秋天,田地里变成了金色的海洋。

小村东南角的一个农家小院里,跑出来一个五十多岁的女子,她头发散乱,衣衫不整,边跑边嚎淘大哭。院子里传出一个骂声:“臭老娘们,这回你跑了就别再回来。”

女子头也不回地说:“姓郭的,我要是回来,你就给我收尸吧。”

这个女子叫尹丽荣,骂人的是她的丈夫郭军。郭军喜欢喝酒,每喝必醉。每天早晨空腹一杯酒,中午吃饭再来一杯酒,晚上必需喝醉。他喝酒就抽大烟似的,特别有瘾。他成了远近闻名的“天不亮”,整天迷迷糊糊,好像睡觉不醒。

尹丽荣是一个传统女性,丈夫整天与酒为伍,她也没有办法,只能忍气呑声。为了家庭,她上山下地,农耕打柴,所有的农活她几乎没有不会干的。从生产队时代,一直干到包产到户,为了家庭,她倾尽了自己的力量。尽管丈夫是个酒鬼,对家不负责,但尹丽荣却信奉“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旧观念,坚持“好女不嫁二夫”的旧伦理,辛辛苦苦把一双儿女拉扯大。如今两个孩子都结婚了,她想:孩子都成家立业了,老头子也该好些了。

 谁知,丈夫最近几年却有点不对劲,经常喝酒打人。郭军经常在酒后骂妻子不正经,说打就打。尹丽荣特别伤心,每当丈夫打骂她受不了的时候,她就会跑到女儿家。女儿自小就害怕父亲,她只能陪着妈妈掉眼泪,一点办法也没有。妻子经常跑到女儿家躲避打骂,郭军也多次跑到女儿家对妻子追打,致使尹丽荣在村里抬不起头来。

 村医张强雨对尹丽荣说:“大姐,你家姐夫有点不对劲。他经常来买止痛药,喝酒说话颠三倒两的,我怀疑他得病了。”

 “兄弟,你姐夫得的是啥病?”

 “大姐,这我说不好。我看过一份资料,他好像得的是精神上的病,也许是酒精中毒引起的。”

 尹丽荣点点头说:“差不离,他一喝酒就犯病。我估摸着,你说的八九不离十。”

 这天晚上,郭军喝了半瓶本地小烧锅产的白酒,这种酒度数高,价格便宜,郭军天天喝的都是这种酒。今天晚上郭军喝醉之后,骂人不停,尹丽荣听不下去了就还嘴回骂了两句。她这一回骂不要紧,郭军抄起一把铁锨,抬脚把锨头踩了下来,抡起锨把对妻子就是一顿棒雨。尹丽荣受不了,瞅准机会就跑出了家门,一直逃到妹妹家躲了起来。

 当天晚上,郭军找妻子没有找到,第二天又找了一天,仍然没有找到。郭军对邻居刘老栓说:“这个老娘们,我是找不到了。我要是能找到她,非把她的腿打折不可。”

 傍晚,郭军把一瓶白酒喝了尽光,拎起杀猪刀就来到女儿家里。

 女儿郭婷和丈夫曹小亮办了一个养猪场,每年都能收入几万元,是一个小富裕户。由于爸爸整天喝酒骂人、打人,父女俩的感情有些生分,连带着女婿也不大到岳父家,郭军为这事经常骂女儿和女婿。有一次在曹小亮的父母面前,郭军酒后把女儿和女婿都给打了。亲家上来劝阻,他把亲家也打了,两个亲家从此也不来往了。

 郭军来到女儿的家里,看到窗户上透出灯光,屋里有人说话,他便推开了女儿家的房门。

 郭婷从炕上下到地上,说:“爸,你来了。快坐吧。”说着,郭婷倒了一杯水递给父亲。

 郭军酒已上头,眼睛里的女儿也是双身影。他说:“我、我不喝,你、你告、告诉我,你妈、妈上哪、哪去了?”

 郭婷说:“爸,你又喝多了是不?我妈没有上我这旮垯。”

 郭军半睁着眼睛,说:“你、你他、他妈地、地别、别蒙我。就、就是你们、们给、给藏起来了。别寻、寻思我、我不知、知道。你、你们合、合伙跟、跟我耍、耍心眼。”他抬手就打郭婷,郭婷一躲,郭军脚下不稳,坐在地上。

 郭婷上前掺扶爸爸,郭军借势一拽,把女儿拽了一个跟头。曹小亮一看媳妇被老丈人给打了,他跳到地上把郭婷扶起来。郭婷起来后,哭诉道:“爸,你让儿女省点心行不行?你天天喝成这样,天天打我妈,这日子还能过下去吗。我妈肯定是让你打跑了,你不反省反省自己,还到这里撒火,你是连自己的闺女也一起祸害啊。”

 郭军酒喝多了,好赖话还能听懂。他一巴掌打过去,“啪”地一声脆响,女儿的半边脸立刻肿了起来。

 曹小亮抓住郭军的手,说:“爸,你也太不拿我们俩当回事了,这怎么还打上门了。你是长辈,我也不和你计较。你赶紧回家吧,别在这里惹事了。午更半夜地,让邻居看见了多笑话你。”

 郭军的火气借着酒劲窜到脑仁里了,他好像看到了两个仇人,便抬腿踹曹小亮。曹小亮向旁边一躲,顺势抓住他的脚脖往后一扔,郭军便倒在地上,摔得不轻。郭军从地上爬起来,眼睛变得通红,手向后腰一摸,杀猪刀就抽了出来。

 郭婷一看爸爸的脸色狰狞,眼睛血红,好像失去了理智。便大声喊道:“爸,你可不能下手啊!我可是你的闺女啊。”

 郭军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他抬手对准女儿的胸部用力捅去,郭婷向旁边偏了一下,刀子扎在胳膊上。郭婷惨叫一声:“哎呀!”鲜血喷涌而出。

 郭婷抱着爸爸。大声喊着:“爸爸,我是你亲闺女啊。”

 郭军已经听不见女儿的喊声了,他抬手又捅了两刀,分别扎在郭婷的腰上和大腿上,女儿倒在血泊之中。

 曹小亮见妻子被岳父捅倒了,他顾赶紧上前抱起妻子,大声喊叫:“郭婷!郭婷!”谁知,郭军趁机又捅了曹小亮两刀,扎得曹小亮胸部和肚子上鲜血直流。

 曹小亮忍痛跳起来,抓起墙边的一根木头棒子,抡起来使劲砸在郭军的手臂上,郭军刀子被砸到地上。曹小亮又抡起棒子狠命砸了几下,把郭军砸倒了。他以为郭军没有反抗能力了,又抱起郭婷大声叫喊着她的名字。郭婷紧闭双眼,没有回应。

 郭军倒在地上,看到地上的刀子,又拾在手中,爬起来,对准郭婷夫妻俩没有目标地狠命扎了几刀。曹小亮用身体护住妻子,后背又被扎了几刀。

 曹小亮真急了,他扔下妻子,忍痛跑到厨房,拎出一把菜刀要和郭军拼命。郭军此时有些清醒了,他扔下杀猪刀跑出去了。

 曹小亮赶紧打电话报警,并向邻居家求救。不长时间,一辆闪着红蓝灯光响着警笛的警车来到曹小亮家,几名警察把曹小亮夫妻送到医院抢救。另几名警察向郭军家跑去,准备抓人。

 郭军跑回家后似乎已经清醒了,他使劲打了自己几个嘴巴,骂道:“郭军啊郭军,你怎么成畜牲了,连自己的女儿和女婿也要杀,你还是人吗?”

 郭军不知道女儿和女婿是死是活,但他知道自己闯了大祸。他拿起那把杀猪刀,对准自己的腹部用力捅了进去。鲜血从腹部涌了出来。疼痛验难忍,他咬牙又加了几把力,眼前一黑,倒在地上。

 不大一会儿,一辆警车响着警笛冲出小村,向医院急驶而去。

郭婷夫妻俩伤未完全愈合就出院了,经法医鉴定,二人都是重伤。从此,父亲郭军在这夫妻俩的心里就像是死了一样,不再有任何感情。夫妻俩要求公安机关对郭军严惩。

 郭军被警察送到医院经过抢救挽回了生命,出院后,警察给他戴上手铐和脚镣送进了看守所。

 郭军酒后故意杀人的犯罪事实清楚,但办案刑警王浩然却不敢相信自己的判断:丈夫因为妻子离家而与女儿和女婿结仇杀人,这里面是不是有别的情况呢?

 尹丽荣得知丈夫杀人未遂被逮捕之后,她既恨丈夫,又想救丈夫。她找到东华律师事务所的谌律师,请他为郭军辩护。

 谌律师到看守所对郭军会见时,问道:“郭军,你动刀杀人的时候是怎么想的?”

 郭军说:“律师啊,你别为我辩护了。我当时就不是人,我为什么动刀杀人,我自己也说不清楚。当时好像只有一个念头,把他们俩杀死。”

 “你难道不知道杀的是你自己的女儿和女婿吗?”

 郭军低下头说:“我真他妈地不是人,当时就像是看到两个恶魔一样。”

 谌律师对郭军作了几个测试,发现他思维清楚,不像是精神有病的人。但他捕捉到一个信息:郭军每次喝酒之后就像精神病人,村里的很多人都能证实,妻子和女儿、女婿也都证实了这一点。

 律师找到王浩然,说:“王警官,我怀疑郭军是病理性醉酒,建议对他进行精神方面的司法鉴定。这是我的申请。”

 王浩然说:“我也想到了这一点,局里已经决定明天对他鉴定。由省安康精神病医院的专家鉴定。”

 半个月后,法医学鉴定结论证明:郭军系病理性醉酒。醉酒后精神自我控制能力不足,犯罪时对自己的行为能力的判断不正常,属于限定行为能力人。

 不久,法院经审理认为:郭军故意杀人,犯罪手段恶劣,后果严重,应该从重处罚。但其犯罪时处于病理性醉酒状态,对自己的行为后果缺少正常的判断能力,犯罪时属于限定行为能力人,可以从轻处罚,判处有期徒刑12年。

 郭军认罪服判被投改了。尹丽荣把自己的承包地全部给了女儿,作为对女儿的赔偿。

 尹丽荣找到谌律师问道:“我丈夫既然被鉴定是醉酒病人,他没有杀死女儿和女婿,怎么还按杀人罪判呢?”

 谌律师说:“郭军未喝酒前是正常人,他应该懂得多喝酒可能会导致自己的行为失常,可能会伤害他人。所以,他应该对酒后杀人犯罪承担刑事责任。他醉酒之后不能完全控制自己的行为能力,法院判决他12年徒刑,既考虑了病理性醉酒可减轻处罚的法律规定,又考虑了他应该承担刑事责任的法律规定。”

谌律师又说:“杀人犯罪是以剥夺受害人性命为目的的犯罪活动。郭军去你女儿家时,已经有了‘郭婷如果不把她妈找回来就给她一刀子’的犯罪目的,在具体实施犯罪活动时,郭军是连续动刀,对受害人所捅的部位都足以夺命。所以,法院按照杀人犯罪对他判刑是正确的。”

曹小亮对法院判处郭军12年有期徒刑很不理解,他找到谌律师质问:“律师,我对你的辩护不满,对法院的判决也很不理解。我老丈人虽然喝酒了,但他心里明白事。他当时就是想杀人,可让你一辩护,就不犯死罪了。人们如果都假装喝醉杀人,社会不就乱套了吗?”

谌律师心平气和地对曹小亮说:“郭军最初的犯意是想给郭婷一刀,从这一点来讲,他的目的是伤害而不是杀人。郭军在病理性酒醉中无法正确评价和有效控制自己行为,致使伤害犯罪演变成杀人犯罪,这一犯罪过程是由主客观条件促成的。所以,依法应该从轻处罚。”

    曹小亮说:“我也有喝醉的时候,我喝醉的时候也不糊涂,怎么会犯罪呢?我对法院判的病理性醉酒不能接受。”

     谌律师说:“病理性醉酒,又称为特发性酒中毒。是指所饮的酒量不足以使一般人发生醉酒而出现明显的行为和心理改变,突然出现冲动、暴怒、攻击或破坏行为,并可造成自伤或伤人后果。病理性醉酒发作时有意识障碍,可出现错觉、幻觉和片断妄想。发作持续时间不长,最多也就几小时,酒醒后患者对自己精神异常发作过程不能回忆,老百姓把这种情况称之为‘断片’,就是指记忆中断。这种人少量饮酒后,就会出现极度兴奋,常有攻击性行为和暴力特征,并经常产生被害的妄想。郭军有饮酒史20余年,村民证实其酒后行为不正常,打骂妻女、怀疑妻子有外遇等幻听、幻觉及妄想病症,严重地影响了他对正常行为能力的评价。郭军在病状之下,不能有效控制自己的行为能力,是限定刑事责任能力人,这才导致了犯罪的发生。法律规定,对限定刑事责任能力人,应依法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曹小亮说:“要是这样,我们也太冤屈了。”

谌律师说:“最高法院在《全国法院维护农村稳定刑事审判工作座谈会纪要》规定:对于因婚姻家庭、邻里纠纷等民间矛盾激化引发的故意杀人犯罪,适用死刑一定要慎重,应当与发生在社会上的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的其他故意杀人犯罪案件有所区别。你岳父虽然对你们的伤害比较大,但你们的亲戚关系是不能断开的,你妻子和他父亲之间的血缘关系也不能因此而断开。你岳父入狱以后,无法再接触酒,他的病理性醉酒也会治愈的。他要在监狱里呆12年,时间会消除仇恨的,希望你能够谅解他。”

曹小亮没有回答,他转身离开了。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文章和信息来源于国际互联网,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立即联系网站所有人,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

手机号码:15127175388

联系地址:石家庄市桥西区工农路386号(友谊大街与工农路交叉口东行200米路南)。

Copyright © 2017 www.sjzlawyerli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网律营管

手机网站×

扫一扫直接访问